成本增加 小贩难为 至少4元经济饭不经济

2020-07-10 2170
成本增加  小贩难为  至少4元经济饭不经济

随着物价成本调涨,“经济饭”不再经济,低于4令吉,饭菜丰盛,又能吃得饱的经济饭已少之又少,市面上的饭摊都以“杂饭摊”见称,令人趋之若鹜的“经济饭”称号已绝迹。

目前市场价格,一碟两菜一肉经济饭,至少4令吉50仙起跳,一条甘孟鱼加上两样蔬菜,至少7令吉,比餐馆的单碟炒粉及炒饭(5令吉至6令吉)更贵,“经济饭”字眼已不适用。

业者申诉,如今物品样样起价,成本骤增,包括酱油、石油气、电费、汽油、租金、食材、饭盒、员工等,环环相扣下,根本无法吸纳成本,唯有调整价格求存。

身为食客,陈先生受访时认为,他体恤业者的困境,并指相比嘛嘛档,2肉的扁担饭价格为14令吉50仙,那才是“高价”杂饭,相比下,华人经济饭价格已显得公道。

普遍上,食客有感经济饭不再经济,是大势所趋,为省开销,建议少在外用餐,在家自己煮食。

若以最低薪金制计算,月入900令吉,膳食开销已占总收入约30%,对打工一族而言,无疑是沉重的开销,这还不包括其他费用。

记者走访关丹市区,一般饭摊没有置放“经济饭”招牌,显然,“经济”字眼已不适用。

业者:尽量薄利多销

物价上涨,“经济饭”名号失去号召力,业者唯有薄利多销,尽量满足顾客需求。

业者认为,现今的材料价格已无法与早期相比,因此经济饭价格偏高是合理的。

业者符随策指出,一些食客在自助盛菜时,嗜食肉类,才会将盘子装满肉,导致价格较为昂贵。

她说,为了不让顾客觉得昂贵,不时还会在计算价格时多做考量。

“一些顾客将盘子盛满肉类,在结算时候的价格可达10令吉,但是为了让顾客不觉得昂贵,我们通常都会算便宜一些。”

她指出,虽然物价不断上涨,但她仍坚持不会把价格提得太高,以免加重消费者的负担。

她说,唯有薄利多销,才能留住顾客群。

“如今的水电费以及材料的运输费高涨,因此我们也会谨慎地为食物标价,以避免消费者一时间承受不来。”

她指出,由于瓜登是小地方,她在经营方面都将心比心,给予熟客及学生小优惠,希望顾客会再来光顾。

成本涨无奈起价———业者●许先生

目前经济饭价格,一菜1令吉,一肉1令吉50仙,普通饭1令吉50仙,以此类计,若消费者点二菜一肉,价格为5令吉。

不论食材或其他相关成本,样样喊涨,更何况我们做生意的,注重的是食物品质,采用的食材都是新鲜。

我们也不售隔夜菜,不过,因采取保守策略,即卖完再煮,多数都会卖完。

我们也接到顾客的投诉,指食物很贵,听在心里的确很难受,业者所承受背后的心酸和压力,又有谁知呢?

盼顾客明白苦衷———业者●杜爱娟

从今年2月份起,因物价样样调涨,如石油气、酱料、饭盒塑料袋、食材等,成本骤增,在无法吸纳成本下,目前一碟二菜一肉经济饭为4令吉50仙,调涨50仙。

每日售卖40至50样式菜肴,若卖剩的菜肴,都会让伙计打包回去。

至今未接获顾客任何有关食物调涨投诉,多数顾客都体恤业者所面对的困境。

打工族负担加重——消费者●吕傲航

如今物价样样调涨,如租金、水电费、汽油、食材成本等,因此经济饭不再经济,我们也体恤业者的处境。

从两面角度来看,业者有苦衷,消费者也有苦衷,尤其是打工一族,面对物价高涨,即连经济饭也不再经济,无疑经济负担更加重了。

炒饭比杂饭便宜———消费者●陈先生

现在已没有经济饭了,多数是杂饭,我是外食族,一碟有鱼有菜的饭,至少7令吉,我平时去大炒叫一碟炒饭或炒粉,才5令吉多,比饭摊更便宜。

百物涨价的年代,现在没有人说吃经济饭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